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绪,一个人的……

总以为有些记忆会永远留下,可是,并不是那样的!

 
 
 

日志

 
 
关于我

生活如歌——我在用心听/用心感受! 生命如歌——我在用心写/用心歌唱!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2018-05-05 21:33:43|  分类: 旅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见到土楼的刹那,头脑中联系到的形象是“粮仓”、“堡垒”。

乍看,土楼的外形就是一个“大粮仓”,儿时常见的那种;而那种敦厚,感觉上又是堡垒。

对土楼,应该算是“素昧”,之前没有预定过要来看看“闽西土楼”,所以,也不曾关注过。只偶然在网上见过几个图片,知道在闽西地区,以为深藏山林之中。

眼前,这么多的土楼,分布的又这么广,是不曾臆想到的。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头脑中,“客家”几乎跟“高山族”等同概念,而高山族也只存在于“阿里山的姑娘”歌词的认识,模糊且陌生。

早晨从龙岩出发,一路过来,朦朦胧胧,车窗外幽幽的山峰山谷,成排成块的茶树园,路基旁,有正开的不知名的花树,也有正处于凋谢的玉兰……都往后面跑去,倏忽间路边就闪现出了这种“大粮仓”,它们掩映在高大的绿植之中,却那么突兀,我感到惊讶也窃喜——远道来观,却不需登高峰,也不用深入沟谷,突然就近可触摸。

这些土楼的周围,除了那些高大的绿植,还有一些更高的楼宇。

土楼夹在其中,有些破败,却显得有些臃肿。好像是很久都无人居住了,看上去被遗弃了多年。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站在那里,看着周围的一切,有种穿越感,新旧,古今,醒目而神秘,有着真真切切的混沌感。

我们所在的地方在福建漳州地界,看到各种型式的土楼:方的、圆的、都有,也有不规则形状的。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福建土楼”曾经引起国内外专家,学者的极大兴趣和关注,这些富有神秘色彩的城堡式民居——土楼,是客家人的杰作。

据说,客家本是中原汉人,由于某种缘由,南迁至闽粤赣边区山区后,为防止土著和盗匪的打劫及猛兽的侵袭,他们建造的这种土楼、围屋,防范严密,甚为安全。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天地之大,缘分恐怕是最难解的一道题。走过的地方多了,遇到了很多事之后,就更加相信缘分和天意了。

我们随意选择游览的河坑土楼开基祖正是本家张姓——张仕良因河坑四面青山环抱,地面平坦而肥沃,遂从石桥村迁此居住。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后来,其子张六益于明朝嘉靖年间(1549-1553)动工兴建最早的土楼--朝水楼,随着人口逐渐增多,张氏后辈又相继建起了永盛楼、永荣楼、绳庆楼、永贵楼、阳照楼、南薰楼、裕昌楼、春贵楼、晓春楼、永庆楼、裕兴楼等13座土楼。

河坑土楼群以"法天象地"作为规划布局理念,从朝水楼到永庆楼的落成,14座方圆土楼一次规划分批建设,建造时间前后跨度达到四百多年。每一座土楼都花费了客家人极大的心血,有仙山楼阁、北斗七星之称,群坐落于不足1平方公里的山地溪畔间,是福建土楼中最密集的土楼群。

河坑土楼群从建成至今,除了正常检修外,14座土楼墙体、结构、内外空间一直维持原状,没有任何改变。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朋友圈友人看到图片,惊讶地回复说:“这得住多少人啊?”

土楼应该是曾经喧嚣过,但现在很平静,里面已经没有多少人家;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正是午饭时间,土楼是人们各自忙着洗菜,做饭。我们也放轻脚步,躲开一段距离,不愿再多打扰到他们。

可能是春节假期,这里有上了年纪的老人、孩子,也有年轻人。看着他们来来往往,小孩子兴奋地跑出跑进,仿佛时光倒流,回到自己的孩提时代:敞开大门的门楼,长长的庭院,高过屋顶的枣树、满是花朵的木槿树,辫着麻花辫的粗壮的金银藤,攀爬在透花的高高的影壁墙上,藤条随风飘荡,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花香,也有房前、屋后、脚边慢吞吞散步的老母鸡……

不知道曾经有多少人在这里生活过,土楼曾经也喧闹过吧?但欢乐肯定是有的。

正如眼前,现世的安宁无处不显示着过往,先祖生活过的痕迹。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土楼的大门都敞开着,每一座都有自己的名字。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之间发现这有一座,门敞开着,但门洞窄小,看不到里面的人,敲了几下门,无人应声,没有贸然进入。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在土楼间随意走,又有了小时候在村边游荡的感觉。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正月初五,北方还是天寒地冻,而这里已经是花枝摇曳,菜蔬展叶满畦,高大的“芥菜”,主人介绍说是“腌咸菜”的,跟我们北方的不同,是腌菜茎叶,因为它不长圆圆的芥菜头。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一个个小菜园,很随意的散布在土楼之间的空旷地带,里面多的是油菜,也有别的青菜,我叫不上名字来。看到翠绿的叶子的白萝卜的时候,像见到了宝。

因为这些天一直咳嗽,半路还专门下高速绕到附近小镇去买,曾找遍当地的蔬菜店和水果店,都没有卖的(后来到杭州到处都有的卖),看到路边一些菜园里是正长着的,但是,没有找到主人。

看到不远处一座小楼,“好像旅店”!

门外窗口下水池边两人正在洗菜,看似一个父辈男子,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赶紧过去问卖不卖白萝卜?男人好像听不懂我们说什么,女孩跟他低声交谈了几句,好像在解释我们的诉求,然后回头说“等一会好吧,这里没有,还不是我们锄白萝卜的时候,等一会我带你们去地里拔”。先请我们进屋子去“喝茶”,进入楼门,左手边楼梯下,摆放着一个茶桌,上面零散的摆着茶具。茶桌后面坐的人,客气地请我们坐下,熟练地重新沏了茶,倒了两杯,说请我们稍等一会儿。

我扫视一下屋子,里面也很随意的家居厅堂的摆设:靠墙一排柜子,上面摆着或套装茶具或茶壶、茶杯,还有各式筒装、袋装的茶叶,柜子旁边几盆花……对面沙发上坐着的男孩,正安静地看手机,看上去有十七八岁的样子。

没一会儿,洗菜的女孩进来叫我们跟她走,去她家菜地拔萝卜,路上,女孩说现在土楼里大多是爷爷奶奶辈的在住,长期生活在这里,年轻人差不多都搬出去了。她也早就不在土楼里住了,现在外地上学。还告诉我们,需要去那边的楼里问妈妈:哪块是她们家的菜地,不能随便拔了别人家的……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看着那个文静的女孩快步走回那座小楼去了,我想,女孩连自家菜地都不知道在哪里,应该是给家里都没有收过菜,这次却走进泥水的菜地,给我们拔了萝卜,还贴心地抖下泥土,拧下萝卜缨。本来就是要跟人家买萝卜的,可是,母女两个说什么都不肯收钱,无意中给人家增添了多少麻烦,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妈妈答应跟我合影留念,后面是“晓春楼”,妈妈在门内大堂口摆了一个小桌子,放了野山茶、姜糖和一些土特产,供游人任意选购。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其实,不只是“晓春楼”,整个河坑土楼群内都没有几个游客。这里的人们似曾没被旅游的过多商业化感染,仍然是那种归隐田园的恬静生活。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漫步在土楼之间,总有一种迷乱的感觉。那些被岁月熏黑的旧木板,以及门口那些的红春联,洋溢着陈旧而美好的气息;随处挂在楼道和木柱上的青葱菜子、竹编箩筐,随意中构成了土楼人家美丽的装饰;凌乱的瓦砾、摊在楼道地上的芋头,摆在门口的鞋子,晾晒的衣物,以及那几只仍在溜达的鸡鸭,还有坐在门口晒太阳的老人,日常生活的趣味就在这宁静中发生,在不急不慌的出来进去的往返中弥漫。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有时候,我在想:偌大的民族,如此宽阔的土地,如果没有了这些先民生活过的痕迹,我们会不会像挂在空中,没有了根基,失去了依托,也少了生长的源泉和发展的力量?

土楼依山就势,布局合理,吸收了中国传统建筑规划的风水理念,适应聚族而居的生活和防御的要求,巧妙地利用了山间狭小的平地和当地的生土、木材、鹅卵石等建筑材料,是一种自成体系,具有节约、坚固、防御性强特点,又极富美感的生土高层建筑类型。这些独一无二的山区民居建筑,将源远流长的生土夯筑技术推向极致。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在这青竹绿树掩映下,不足一华里的狭小地带,这十几座土楼犹如一座座庄严的宏大城堡,在山环水绕的蓝天白云下呈现出一幅壮阔画卷。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南靖云水谣”离这里不足百公里。却跟河坑土楼群有“天壤之别”的感觉。可能是春节假期,有些地方简直是“寸步难行”。我们只在溪岸边的古榕树区流连就用去近三个小时,好不容易走到“怀远楼”前,土楼前仍是挤满了乱糟糟的游人,排队等候不及,决定离开,另外相关联的景区还不知道怎么样,但已是兴致全无。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土楼,围起来的温暖   【原】 - 樱宁 - 思绪,一个人的……

这些土楼群的附近就是一座座进入“城市化”的街镇,那里已经是现代化的高楼林立。走出古楼的人们一定比在这里生活更便捷,可能感觉更舒适。殊不知,曾经在这里或勤劳或闲散的生命,他们也许更悠闲、享乐,更安逸甜美。

土楼内的生活不那么繁华,但也绝没有浮华。

 “土楼是原始的生态型的绿色建筑。”某学者这样评价说。

土楼的建筑都是就地取材,循环利用,具有安全坚固,冬暖夏凉的特点,是这样一种从形式,历史,风格,都是最为丰富的一脉相承的文化。

阳光下灿烂地盛放,一如生命的自然生长,被囚禁,被护持,还是被撕裂、侵蚀?都不能改变历史,她就在眼前,因为有敬仰,有守候,有关爱,有坚持。

土楼里的人们就是这样一代代生活过来的吧,他们团结、安逸,有防范,更有爱。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