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绪,一个人的……

总以为有些记忆会永远留下,可是,并不是那样的!

 
 
 

日志

 
 
关于我

生活如歌——我在用心听/用心感受! 生命如歌——我在用心写/用心歌唱!

网易考拉推荐

你在那里还好吧【原】  

2010-04-04 23:41:42|  分类: 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五年前,他悄然离世。在我心中留下的是难以磨灭的伤痛。在很多个迟迟入睡的夜晚,那个清瘦的身影依然会翩然入梦,他还是那样有条不紊的做个各种事情,脸上依然是淡淡的笑容,那份慈爱,那份温暖让我深深怀念着,他没有很多的话语,但却让我深信他是生活在现实中那个《愚公移山》中智叟和愚公的统一体,是我们心目中“最完美的男人!”

“最完美的男人”是我们几个外甥男女对他的一致认同。尽管他已离世多年,这样有竞争力的“荣誉”却从无被拿走,算不算普通人的不朽呢?

在阳光灿烂的日子,心情会朗润起来,他的音容笑貌便更清晰的出现在那片故土,虽然已经显得很遥远,有些梦幻,依然很亲切。那双瘦消而灵巧的手,一直在那不停的忙碌,而我就在其左右跟着来来回回,他那双眯起来的眼睛,弯弯的含着笑意……又仿佛看到他挺直腰,站在自制的皮筏上,撒网捕鱼,一张大网被他抡成大大的圆,罩在清清的水面上……我们在挑拣那些鱼虾,偶尔他露出满足的微笑,因为看到了那种“小莆鱼”,说有好东西奖赏外甥女了。很多次进家门的时候,会听到他的:“看,我又给外甥女带回了小鱼!”那时候,我会兴奋地喊姥姥过来看,然后赶紧把柜子上那两个漂亮的小掸瓶移开,把盛了小莆鱼的罐头瓶放在它们中间,那些小鱼只有三厘米左右,身子扁扁的,尾巴更扁,稍宽,身上是黑灰色的小鳞片,不需要每天喂食,也不需要常常换水。于是,这些小鱼会在那里漫游过两三个秋冬,一瓶、两瓶……好像直游到现在!

冬天,他会坐在炕头上编织渔网,在他稍停下来抽烟的时候,我会“帮忙”,他便放下烟袋,细心教我怎么穿针,每个网眼要打上四个结。冬季的三个月,他会一直坐在那里,透过花格子窗的阳光淡淡的将他罩住,他就那样盘着一条腿,戳着另一条腿,斜着身体,不停地织啊织……天暖了,渔网也织好了。农闲的时候,他又走了,这时候一走就是两三天,他不带我去了,说路远,那个独轮车也不能用了。尤其是每次爸爸要回来,他会提前两三天走,带着几块发面饼,那是姥姥连夜烙的,到几十公里外的水库区,因为,姥姥说女婿爱吃鱼。

姥家是大宅院,有很大的菜园,除种植各种蔬菜,还能种些花生、红薯、粘玉米吃。姥爷就利用生产队分的自留地种其他农作物,保留项目就是种植“旱烟”。从育种,备苗,到小烟苗分栽到地里,又要不间断的除草,捉虫,掰烟蚜。施肥呢,是要把那种打磨过的“豆饼”“花生饼”和“香油饼”埋到烟草的根部附近。姥爷说这样烟的颜色好,抽起来有特别的味道,也不会呛到人。到了秋天,用镰刀把那些烟草从地里一棵棵割下来,再慢慢运回家里,还要很多道工序才能让烟叶变成手中的抽的烟丝,现在想来,姥爷种烟、收烟、晒烟、藏烟,绝不亚于洗染晾晒那种名贵的香云纱所用的工序。

皮影,算那个年代的很休闲的娱乐吧。姥爷会在我们干活的时候,把他看来的皮影一出一出的说给我听:《穆桂英挂帅》杨门女将的赤胆忠心、《王宝钏独守寒窑十八载》鸿雁传书的深情、《刘罗锅微服私访》的智慧、《瓦岗寨》众弟兄的仗义和《罗成》的勇猛善战及背信弃义乱箭穿身的悲惨……听着姥爷这样说戏文,我们除着草,施着肥,庄稼好像也被这传统文化熏陶滋润了,比其他人家的长势旺,收成好。那时候,农村包产到户,每个生产队分成了很多个互助小组,有些人家是受各个小组排斥的,而已经是年近八旬的姥姥姥爷却是大家争取的家庭,这跟他们平时的为人是分不开的,而大家更看中的可能还是姥爷的一手好农活,不管是地里的,还是打谷场上的。两位老人从不去麻烦别人,还会力所能及的帮助别人扬场、收玉米、打花生。直到姥爷87岁去世,他从来没有停歇过一天。

那天早晨,我刚刚睁开眼,妈的电话过来,也就是从那天起,我最怕早起的电话了。说姥爷过去了,夜间三点多老家来的信,就一直捱到早晨才告诉我,我不相信这个消息,还一直问到底怎么回事,因为两个星期前我才去过,而且,昨天婆婆已经炖好了肉,我们还商量是买海鱼还是淡水鱼,这星期我还要去的。那天我离开姥家的时候,姥爷还坐在前院晒台上搓玉米呢。姥姥在前一年得了很重的脑中风,现在已经能自理了,而姥爷却是很硬朗的,最少在我们眼里是那样。妈慢慢给我解释,说半夜没敢告诉我,估计现在起床了才打来电话。而我一直不愿意相信那是真的。

看着姥爷躺在那里,神态那么安详,我无法相信他是忍受了多大的痛苦,大家只说他夜间哼哼说肚子痛,到后半夜就不行了。我无法原谅自己,这之前,他曾经跟我说过,吃我原来带给他的那种带“小鱼”的白药片很解乏,睡觉踏实,而我已经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药了,姥姥说不用在意,他吃药上瘾了。当时怎么就不知道去医院或者找懂药理的人打听呢?怎么不想一想,姥爷为什么要经常吃药呢?从没跟人提过任何要求的姥爷,连这么一点小小的要求,都没有人去考虑一下,其实是事关生命健康的要求啊!这个在我的生命受到疾病的威胁时候,当机立断解救过我的人,这个给了我很多温暖的人,这个从没有给人找过任何麻烦的人,就这样悄悄地走了……他在上次我离开的时候,还对我说:“路上小心,别抢道!”那样侧着身子,回过头跟我说话的神态还历历在目,也只有这次他没有拄着拐杖送我到路口。这算诀别吗?我的眼泪止不住…… “子欲孝亲不在!”什么时候能让人真的理解呢?很多时候,此时此地与彼时彼地的境界,都不能让人清楚的了解人生的底牌,这个过程中,你怎么出,怎么放是正确的呢?这个搬入姥家四十年的男人,到走的那一天都没有听到妈叫他一声“爸爸”,却受到了我们这些慢慢长大的甥男甥女的特别敬爱。姥爷的悄然离世让我对生命有了更多的了解和认识,在他的有生之年,我们看到的是他的劳作,他看待事情的平和态度,他的与世无争以及对家人和乡亲的无私付出,他很少闲话,而他用身教给我们诠释了很多道理,他所做的一切,会永远留在我们心中,这个“最完美的男人”是我们永远怀念的。他的善良,勤劳,智慧和朴素的爱将陪伴我坚强的面对生活中的一切,这笔精神财富会是我们一生享用不尽的。

姥姥也已经走了十年了,很多时候,我会想念姥姥姥爷,是他们无微不至的关怀把我从死神手中抢回来,又是他们十几年的潜心养育,悉心照料、呵护,使我能够跟别的孩子一样跑跳说笑,也让我重新站的直,走的端……他们给予我的不仅是身体上的康复,更多的是内心的安慰和力量。当他们溘然离世,我才更清楚的认识到这些。我内心的愧疚,悲伤和孤独他们了解吗?

你们在那里好吗?我想你们!烧了纸币,能送达我怀念你们的心吗?

  评论这张
 
阅读(344)| 评论(3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