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绪,一个人的……

总以为有些记忆会永远留下,可是,并不是那样的!

 
 
 

日志

 
 
关于我

生活如歌——我在用心听/用心感受! 生命如歌——我在用心写/用心歌唱!

网易考拉推荐

(原)网缘如风(五)  

2007-12-31 20:38:4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五一,我们去西安旅游,专门设计安排回程经过河南箫的家乡,我想去看看这个已经很少在POPO中露面,之前曾经想跟我做一生一世的朋友。

出发前我没有明确告诉她我要去的决定。我想看看她真实的生活,其中多半因为惦念!她比我小很多,却又是那么的呵护过我,常常是她在逗我开心,哄我高兴,在我心里,她是好朋友,是姐姐,是知己,也是我不能放心的小妹妹。三、四个月的时间我都在以“疏远”的姿态,来“帮助她战胜自己的感情”,是她请我帮忙的,我没有别的办法,无奈中选择了“疏远”这种方式,希望能让她“放下”那份过浓的情感,她是否了解我的用心呢?我不敢给她打电话,发短信也都是以一种姐姐大人身份的口气问候她。这以后她POPO的图像也常常是灰色的了,我们没有再长时间的交流过什么,更不了解她离婚后的生活状况。

箫此时所反映出来的心态却是我无法想象的,这是后来我才知道的。

在骊山上,我给箫发了短信,告诉她,晚上就到她那里。之前箫曾经说过,只要我去,她请假也要陪我玩。箫很快发来信息,告诉我怎样找到她。因为我至今都不知道箫的真实姓名,家住哪里!

五月三号傍晚,我们来到箫为我们预定的宾馆前,她没有在那里等着我们。十分钟后,箫骑着摩托车来了,我老远就认出了她:一个卷发高个干练的女子。我悄悄躲进车里,让妹妹在门口站着,后来箫骄傲的说,她当然不会认错我的,因为之前见过我的照片已经记住我的样子了。她还载了一个瘦小些的女孩来,箫说“是我妹妹”,我就跟着叫“妹妹”。女孩跟箫亲密的样子,让我不由得看了看身边的妹妹!

我们在宾馆洗了澡换过衣服,稍作休息,箫和她妹妹又过来,一同去吃饭。箫征求了我的意见,去夜市。从出酒店房间门,箫就一直握着我的手,看着街两边的店铺聊着一路见闻,给她提议适合她气质的服装和发型,我们就像早已熟识的姐妹一样。

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小吃排档,箫安顿好大家,又拉着我去点当地各种小吃,而其中的面食也是我这个常吃面食的北方人没有见过的。箫一样一样的给我介绍,问我要吃什么,我就点了些看来很好吃的,箫说这些都比较有味道。要了我们觉得够吃的份额回去等。

当我们拎着几瓶啤酒回来,箫的“妹妹”已经先自顾自的吃着肉串喝了半瓶啤酒。我妹妹说我们去的时间太长,她就先要了两瓶啤酒自斟自饮了。“这个妹妹缺少最起码的礼节!”这个念头在我的头脑中第一次闪过!

等我们点的小吃陆续上来,才发现如果不算箫和她妹妹,几乎够我们吃两天的食物。每一份都有很大的分量。我极力控制着少吃其他的东西,吃完了我那碗面条。受到同行的一致夸奖:真不错!今天吃了平时的三倍多!有好多东西根本没动,大家都已经放下了筷子。

吃饭的时候,箫的妹妹话多起来,我们知道了她是个很懂得调剂生活的女孩,女人日常的保健保养方法很多,那跟她的专业有关,怨不得她显得比实际年龄小几岁呢!但她好像对我不怎么热情。她喝了很多酒,最后,又自顾自的拿着箫的手机和皮包先走没影了,箫说:“不用管她,让她自己回去好了。”还想陪我们逛街,我劝她回去找妹妹,因为天已经不早了。

第二天,箫很早就来叫我们去吃早点,又带了妹妹来。我们随便叫了点吃的,可妹妹又不想吃那些了,到别的店另外叫了自己吃的。这时候,我们知道那并不是箫的亲妹妹,也不是她当地的好姐妹,虽然她们一样的肤色,口音相同,还那么亲密。箫悄悄跟我说,这么难伺候的人让人讨厌。我听出话语中并没有真的讨厌的味道。“她不太懂事!”这是我再次觉得她的失礼。

我们一同去了函谷关。这次,箫没有跟我拉着手,而是和那个妹妹挽着胳膊搭着肩膀,形影不离了。我本来就是一个喜欢独来独往的人,不习惯跟人过于亲近的,这样,我更有机会独自游玩,欣赏并拍下美丽的风景。在感兴趣的景色中自由徜徉,弥补了被她们冷落的情绪。在“鸡鸣狗盗”碑前驻足,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了关于“鸡鸣狗盗”的典故,它并不是我所认为的那种完全贬义的意思,也让我更多的感受到黄河流域所孕育的深厚的文化,所包容的博大的历史内容。在整修一新的宽大的关口前徘徊着,看着骑在黄牛背上的老子,望着蓝蓝的天空,想着“紫气东来”的微妙,突然有了富足和开阔的感觉。尤其是走在古关路上,我很欣喜的发现那里既有整修过供人观看的窑洞,也有已经报废的有着历史渊源的实用过的窑洞,虽然荒芜,但让我对历史和自然有了更多的亲切感,“鸿雁传书”虽然没有发生在这里,但我却找回了那种遥远的记忆。大家说:“你既然这么喜欢这儿,就把你丢在这里吧!”我说好,她们以为我只是说说。

后来又去了一个还没有开发但已经开放的湖区——有着小白洋淀之称的鼎湖湾,我们在那里坐过游船,吃了湖里刚捞上来的鱼。我很想买一瓶小鱼带回家养的,但到最后也没有把这个想法说给任何人听,回来好久都觉得是个遗憾。

期间,箫几次有意无意的跟我走的近一些,之后又离开了。下午回去的时候,我执意要去看看她现在住的地方,箫告诉我说那是单位的宿舍,她同意带我去。来到一个常见的家居楼前,“妹妹”先上去了,箫边领我上楼指给我另外做饭的“公房”,边给我讲,这就是她们的家。那是一个简单的一居室,中间是一个大的双人床,前面是“妹妹”已经打开的电脑,旁边是一个大衣柜和一个矮一点的碗柜,很多东西都放在地上,都是生活必须品。我们坐在床前说话,这时,我无意中扫过去的目光看到“妹妹”打开的是两个QQ帐号。其中一个就是箫的那个带“雨”的帐号,我也应该在其中,虽然我不怎么用QQ,但箫在那里是加了我好友的。当我说该回去的时候,箫送我往外走,“妹妹”说她不送了,眼睛没有离开电脑,连座位都没有动一下。我又一次觉得她的做派有失尊重,这样的态度令我心里有些不舒服。

车启动的时候,不知道怎么我的眼泪涌出来,但没有回头看箫,她的生活不如我想象的那么理想,我也看得出,她是没有不自在的感觉的,我在这之前对她的那种惦念已经减少了很多。

后来跟我同去的妹妹说,箫应该是个很能干的女强人,但她对我的态度,两天里有很大区别,第二天明显不如第一天。说起那个“妹妹”觉得她是个很想得开的女孩,她可以抛开家庭和工作,独自到千里外来跟一个网络好友待很多天。这都是我们相处不足两天了解到的。

回到家里的时候,我打开电脑,发现我的QQ中没有了她,问她什么时候删掉的我?她说怎么会呢,她会是我永远的朋友。过天,我自己家里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老公在外地发生了点事故。箫来短信催我把照片发过去的时候,我正独自面对这飞来横祸,简单告诉她,她马上发短信说要用钱的话,她手里正有要买房的钱放着呢。虽然用不到,但我很感激。

后来,我在网络日记中看到她们两个的别名日记。知道了她跟那个妹妹因为我,发生了很大的争执。她俩之间的感情也不是我们一般人可以理解的那种。这时,我才理解了当时“妹妹”的冷淡无礼,箫的忽冷忽热,还有她们彼此的不避讳的的称呼,“亲爱的”这种不常见于姐妹间的爱称。

渐渐的,少了她的短信,但还是会在节日得到她的祝福。有时候我会悄悄看她们两个的日记,都说记录两个人彼此的感觉的,她们把对方看成是自己的深爱的人,都希望能永远在一起生活。看到两个人闹矛盾很厉害的时候,我就好像无意的问候箫,发些格式化开解和关心的短信。

到今年十一,看到她们的日记很久没有更新了,还是有些惦念,发了两、三个短信过去都没有回音,打电话就出现了“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我没有了她的任何消息,因为我的POPO中删除了不上线的她,而她的QQ中早就没有了我。

到现在已经三个月了,我删除了她留下的手机号,这个唯一联系的途径也没有了。

网络给了我们彼此认识的机会,为我们搭建了沟通的桥梁,让我们对外面的世界有了更多的了解、理解,也了却了很多现实生活中无法满足的心愿,但网络也给了我们很多意外的不解之缘。而它也带给一些人难以名状的伤痛,这种无痕的伤更是无法用“原汤化原食”来融化抚平!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我们是否仔细品味过那美味,在意过那余香?是否珍藏下相聚的温暖曾经的欢笑?

 

 

 

 

 缘来缘去缘如水,

微波荡漾东流去;

原来缘去缘如风,

画个圆圈无影踪。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1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