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绪,一个人的……

总以为有些记忆会永远留下,可是,并不是那样的!

 
 
 

日志

 
 
关于我

生活如歌——我在用心听/用心感受! 生命如歌——我在用心写/用心歌唱!

网易考拉推荐

(原)网缘如风 (四)  

2007-12-10 20:51:3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知道被好友怀疑的时候是不怎么舒服的,因为不只一两个好友在跟我聊过几次后对我在资料中的性别提出过疑问,他们认为我对生活的理解对人、事的看法和处理问题的方式乃至语言的表述都很有男性的思维特点,所以,含姐对川的性别质疑虽然也使我产生了怀疑,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聊天嘛,聊的是思想见解,还有彼此的通融、谅解,聊得来就聊,聊不来就散。朋友呢,特别在网络环境下,是男是女又有何区别呢?如果是同性,共同的志趣爱好会更多,聊起来可能更无所顾忌更轻松呢!

 但我也知道,做朋友无论哪种境况下,都应该以诚相待。聊天呢,你能说的就说,不能说的就不说,大家都会理解的。但刻意的隐瞒欺骗是谁都难以容忍的。所以,我还是想知道川是男是女,他为什么要这样?过天,再遇到川的时候,我就把这个疑问抛给他,她告诉我说跟我一样是女性。解释说当初这个帐号是她老公注册的,她用了以后没有改过来。而我们聊天没有涉及到私人生活,我更没有问过她本人和家里的什么事。虽然我已经做好了这种心理准备,但心里还是受到很大的冲击。

 我第一次打通了川的电话,这之前,川曾在语音中听过我的声音,那时她说自己的耳麦可能连接问题,我没有听到她的。第一次听到那边传来一个柔柔的女声的时候,我只说了一句:“你怎么不骗我一辈子呢?”就失声哭了。为什么哭呢?不知道。后来,她在一篇名为《网伤》的文中写道:“……听到风低低的啜泣声,我的心都碎了。”

 是啊,川曾经说过我们要做一生一世的好朋友,虽然我们相距近两千里,但相处的是那么融洽默契。?

 她问我是不是很失望,“这不是更好吗?我又多了一个好姐妹,有什么失望的呢!”我控制住自己的失态。那一晚,我们聊到我喊头晕才说了再见,那是我们聊的时间最长的一次了。

 也是从那天起,川改了她个人资料的内容。后来连昵称都改了。改昵称那天,我们讨论了半个多小时。她非让我给选一个名字,我起了几个她都不满意,她说她的名字中一定要有“风”字。因为我叫“风”。她选了一个“萧风雨”。我说,你不是要跟我讲话的嘛,要用这个“语”,而“萧”字也改成“箫”才更有意思。于是川就成了“箫风语”了。

 第二天,我高高兴兴地把证实的消息告诉给含姐,含姐笑我说,傻妹妹,你认识她这么久都不如我跟她只聊过两次了解的多。是啊,我对川的了解才多少呢?

 

从那以后,我跟箫聊的话题多了起来,渐渐地,我了解了她生活的一些情况,她是银行职员,我想她对我说的“公务员”可能是出于工作的保密性质,没多问。而对于她的家庭生活,我一直没弄清楚,本来就是“清官难断家务事”!

 我也曾在箫的说服下成了她丈夫的好友,那是箫对我的信任,说我比较有思想,看问题有见解,我说的话他可能听得进去。据箫说他的脾气不是很好,我只跟他聊过两三次,都只是简单的问候,最后一次是那天他们两个吵嘴动了手,他打了箫,箫在床上躺着,而他霸占了电脑玩。在POPO中见到我的时候还气呼呼的说:“她做的不对,我打她几下怎么了?”我说:“不用说打几下,就是打一下也不行啊!还怎么了?有问题解决问题,没出息的男人才打女人呢!”他只甩过来一句:“真搞不懂你们这些有点墨水的女人!”以后就再也没有见到他。没多久,我删除了他,因为他们离婚了。

 这期间,我见到箫的时候,她单位的小姐妹都在她家里玩,她们会一起跟我语音聊天,箫告诉我说,她们也都愿意跟我说话,我说我也很高兴。我对箫这种潇洒的生活态度有些不解,她说她不喜欢做家务活,也做不了丈夫和婆婆喜欢的那种贤妻良母。后来我了解到:白天她丈夫占着电脑玩,晚上她泡在网上。还有一点,箫跟我也不太一样,我在每个网站都只注册一次,而且常常是用不同的名字,而她在每个网站都会穿几个不同的马甲轻松出入。含姐也看出来只要我上网,箫都会粘着我,含姐跟我说她警告过箫:“……欺骗谁都行,就是不能欺骗风,风太重感情,我不许你伤害她!”后来真的让我感到害怕了,那是一个周末的中午,我跟朋友在外面吃饭的时候,箫打来电话,听得出她喝了酒,而且喝了不少,她说的那些话并不糊涂,说同事们在一起,他们一直劝她喝酒,她很想我,就一直喝……她的痛苦跟我有关!……我只好避重就轻的劝了她几句,因为完全不知道她到底因为什么让自己的生活那么难过了,我了解的箫应该是父母眼中孝顺的闺女,也是他们手中的宝,兄长心中的乖小妹,一个工作中能独当一面,很洒脱的女子……跟我聊天的时候虽多,但她在网上的好友应该有很多,而当初那个“萧风雨”其实不止有“风”还带着一个女孩“雨”,雨应该是箫更重要的好友,因为我发现她改名字的时候是听了不明就理的我的话,改“雨”为“语”,但在QQ和论坛却多了几个带“雨”的马甲。

 只是我当时并没有想到那么多而已。

 

箫当时的痛苦,我后来才稍稍了解了,我只知道把自己遇到的不高兴的事情跟箫诉苦,那时候她不断的给我短信,电话,不断的逗着我开心。而箫的痛苦却是无人可诉说,跟我说也只是开玩笑的逗趣,我只是把那些话当成逗趣。箫在寒夜中坐在电脑前孤单的敲击键盘的时候,春寒料峭中独自坐在黄土坡上对着风沉思的时候,我只是在这边不解和悄悄疏远她,以为这样可以让她自己觉醒,让她慢慢找回自我。殊不知可能正是我的疏远才让她越走越远,越走越远……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